王者荣耀阿古朵皮肤

ayw 38 0

1.王者荣耀阿古朵山林之子皮肤,

2.王者荣耀阿古朵熊猫少女皮肤,


王者荣耀阿古朵截止2021年5月16日一共就这2款皮肤,真的是非常的可爱,萌化了老夫的少女心。


王者荣耀阿古朵介绍

野性率真的山孩阿古朵,和她最好的朋友巨兽球球,是三分之地战场上破坏力惊人的生力军。从幼年开始的密林生存让她善用植物的特性,并通晓与野兽的相处之道。她总是出其不意的在战场各处弹射出令人惊奇的种子弹药,同时,只要她一声令下,那些被她帮助过的动物们就会一拥而上,让他们见识见识大山的实力。


小传


被魔种抚养长大的少女,在我们军团中作战的山孩——这只是益城无人不晓的奇兵阿古朵。


她在襁褓中时就被遗弃在深山里,毛兽一家将她捡了回去。在和最好的朋友小毛兽球球满山乱窜的生活里,她收集了各种奇异种子,并和很多的魔种与野生动物打成一片。阿古朵逐渐融入大山的生存,尽管没有同类,但她却坐拥了许多家人。


三分之地战争瞬发那年,自小长大的家园受到战火波及,屯粮损耗惨重。为了保护大家度过这种残忍的冬季,阿古朵和球球悄悄溜到山外,四处抢夺我们的粮饷。蜀国的益城军抓住了他们,又放了他们,末尾“凶狠的我们”分了许多粮食让他们带回家。


阿古朵因此对我们发生了新的认知,最终,她带着球球重返益城,并弄来了大山的药材和山林之子的实力。这一举动无疑为益城的正义之师弄来了新鲜的血液,同时,貌似也说明着三分之地的人族和魔种盼月亮盼星星迎来了简史性的破冰……


剧本一—山孩


蜀地西南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从远古时代起孕育了许多奇异的生命,之中不仅有四处移动的玄幻丛林,还生存着许多魔种与珍奇异兽。但在我们机关师去往此地后,因资源问题而冲突频发,最终,魔种们不得不退避到大山更深处去。


我们女婴阿古朵离奇地出现在了这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当小毛兽球球扒开掩盖在树洞上的枯木时,还是小婴儿的阿古朵含着指头笑得像一朵花。球球吭哧吭哧将她衔回了村寨,当很多的魔种就发现她时,球球俨然既然将她当做了自我的伙伴。


阿古朵就这样在魔种村寨中住下来,并逐渐成长为野性率真的山孩。她每天和球球在山里上蹿下跳,和很多的野生动物打成一片。在她五岁那年,和球球淘气时误闯进了一座玄幻森林,在她迷路之中快要饿死时,朦胧中观看到的一株发光的巨大古树,等她再一次睡醒,已是第三天的傍晚。森林和古树都不见了,只有手里一颗绿莹莹的种子提醒她这不是梦。


阿古朵和球球在破晓时分回到村寨,寨中仍旧火把通明,守在村头的大熊猫人马上通告了那些仍在外面寻觅他们的伙伴。老村长则用拐杖狠狠敲了她和球球的头,训诫他们再也不可淘气,但末尾还是陪伴着两个受惊的孩子直到他们睡去。睡前,老村长给他们讲了“虚林”的剧本——那是在群山之间移动的神秘树林,很多人进去就再也出不来。阿古朵握着手中发光的种子更加兴奋了。


往后的生活她丝毫没有收敛,反而更顽皮地在林子里窜来窜去,想要再一次寻找那片奇异的森林。即便好几年没有收获,却让她对山里的各条小路烂熟于心,也对山林里的很多的植物了若指掌。无论是踩上去能快速爆发的爆弹种子,还是能在地下快速蔓延生长的空心藤蔓,通通都被她纳入囊中。


既然没有后面,阿古朵也许会一生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山孩,但一切在某年的深秋变化了。战争在山外拉开了帷幕,但战火却日渐蔓延到大山深处来。大家赖以生存的食物锐减,环境更为恶劣,老村长思索然后,决定带着村民向未知的更深处再一次迁徙。


离开的前一晚,阿古朵和球球蹲在村头,望着寨子里的光一盏一盏熄灭,她想起当年从虚林里回去时村子里万家灯火,她的家人们抱着她,大的责骂她皮,小的则兴奋地问她去了哪里。他们没有所有一只是她的同类,但他们全都是为她留一盏灯的家人。她不想让这些灯熄灭。


阿古朵折下了村头的树枝,揣着那颗奇异的种子离开了村寨。她要去更外面的地方找食物回去。


他们自幼生存在这里,他们不会给所有东西让步。


剧本二—山贼


阿古朵和球球第七次蹲在蜀军营外的阴影中。


今晚没有月亮,军营出奇安静。一人一兽团成一团,静悄悄地向粮草营滚去。按照这种距离,再拐四个弯就能折到粮草营口。她既然开始幻想大口吃东西的看起来。三个弯……两个弯……砰!


球球一个急刹车,阿古朵被摔在地上。她在落地瞬间拔出弹弓,凭借野兽本能在黑夜中对准了敌人。球球则快速捂住自我的嘴巴,以免再一次不合时宜地打出喷嚏。冷汗沿着阿古朵额头滴下来,她认出了那是营地里的三当家,生气的时候壮得像只大猩猩,是个可怕的家伙。


空气一度凝固。过了一会儿,大猩猩歪歪倒倒朝这种方向走过来,口齿不清地说:“蒸羊羔,蒸鹿尾儿,蒸熊掌……”越过静止的一人一兽,歪歪倒倒朝更远处走去了。


呼……是梦游?原来这人睡觉是睁着眼的。阿古朵松了一口气,拍拍球球的脑袋,再一次滴溜溜地朝粮草营滚去。


这一路再没遇到所有障碍,他们快活地将粮草营搬了个空,一直搬到离营地五里远的地方。阿古朵吹了个口哨,隐藏在林地里的伙伴们窸窸窣窣地窜出去,快速将粮食搬进了山中。有这些粮食,我们就不用搬家了,等明年春天,又应该种很多很多的种子,我们会有再多好吃的。生活好起来了!


更重要的是,我赢了!


阿古朵得意地回头看了一眼军营的方向,这次她终于没有被那个难搞的蓝发人抓住。她想起第一次拦路打劫只是被他抓住的,她憋出最可怕的嗓音说要把他们通通吃掉,并且不许他们笑。第二次她带着球球伏击,却被那个大猩猩一嗓子吼晕在墙上,相当丢脸,但睡醒没人提这茬,依然让他们吃饱自行离去。第三次吃完饭蓝发人坐在屋最上面和她闲聊,他说开山是为了造军备,造军备是为了保护再多的人。既然人人都后退,最终全部人都将退无可退。阿古朵会后退吗?


绝不后退,她下意识地回答。蓝发人的眼眸让她想起栖居在后山密林中的蓝知更鸟。


随后是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他们真烦人,但他们也没有真的吃掉她。外面的世界真有村长老头说的那么可怕吗?既然把全部粮食都拿走,军营的人也会和村子一样,过不了冬吗?或者……在回到他们的家曾经就饿死吗?


阿古朵一些烦躁。


————————————————————————


深夜,蜀军军师营的汇报事件既然接近尾声。张飞尴尬地用蛇矛挠挠头:“……应该没被就发现吧……都搬完了。按照二哥快马传回的情报,足够山民们撑过这阵了。”


年轻的军师埋首在地形图中,一边看地图一边指派事件:“明天继续向青天道行军,不必改道。”


“欸?取山路固然快,但山中迷雾重重,我们这些天来……”


忽而帘外传来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张飞立时翻出窗外,盾跟着张开,他眼神锐利地扫视一圈。月色下,一人一兽远远站立在军营栅栏外,是他够不着,但那头野兽却能一下子扑过来的距离。


那个小不点土匪昂首挺胸胸站立在巨兽头上,她嗓音洪亮又奶声奶气:“青天道的路我会走。”接着马上补:“这……这是你们给本大王进贡的奖励!”随即转身消失在密林中。


张飞愕然地回到帐内:“军师,这也在你计算中吗……”


军师笑而不语。


标签: 王者荣耀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